4001-833-855 400-8866-641

登錄 | 注冊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實例分享—醫療資訊 >> 乳腺癌 >> 庸醫誤診乳腺癌五年,我從病情惡化到治愈的經歷

庸醫誤診乳腺癌五年,我從病情惡化到治愈的經歷

作者:港安健康來源:治療案例 瀏覽次數: 日期:2018年9月7日 16:13

  之前一直是在網上看別人的抗癌故事,非常受鼓舞,想著是不是也要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分享給別人,陸陸續續寫了兩個月,算是把整個過程完整記錄一遍,也希望能交到一些新朋友或幫助一些人。

 

  我今年62歲,住在天津,已經退休,兒子兒媳在深圳打拼。退休后的我,生活自在,無憂無慮。

 

  2017年底,洗澡的時候不經意的發現,乳房的腫塊開始疼痛,就去醫院找了這幾年一直給我檢查的醫生,醫生的說法是,這個已經5年了,并沒有太大的變化,根據我幾十年的經驗,應該是良性的,不用太介意。其實,我是2012年就在我們當地醫院體檢時,檢查出乳房上有個結節,大夫說結節在乳頭上,位置比較敏感,結節很小,應該是良性的,不必切掉,定期觀察就好。聽到醫生這樣說,我就安心了。其實,后來想想,這是病人的一種諱疾忌醫的心理暗示在起作用,病人總是希望自己的身體沒事,總是更相信是各種可能性中最好的那一種,總是怕麻煩,總是得過且過。就像新聞里虞婷介紹的一樣,“2012年的一天,我無意中發現乳房有個小腫塊,沒太在意。2013年它長大了些,3月份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沒問題,是個乳腺增生,注意點,別生氣著急就行了。我就沒把它當回事兒,可接下來就發現它越長越大。我開始擔憂了,因為害怕就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直到2013年的12月13日,一個非常好記的數字,這一天我拿到了我前半生奮斗的一份成績單——乳腺癌診斷書。”

庸醫誤診乳腺癌五年,我從病情惡化到治愈的經歷

  其實,病人的這種心理可以理解,這個時候就需要負責任的醫生來幫助病人了。這也才是醫生存在的價值,在病人知識構成和判斷力受限的時候,醫生的專業知識和判斷是可以救命的。醫學是一個非常專業化的科學,普通老百姓可以說是一無所知,對疾病的判斷和治療完全取決于醫生的一句話,醫生的這句話可以拯救一個人一個家庭,也可以毀滅一個人一個家庭。

 

  就這樣,我和虞婷,還有千千萬個同命相連的人一樣,相信了醫生的話,沒有在2012年去做任何治療。接下來的幾年,乳頭處的結節微微長大,我每年都按時去做體檢,然后觀察這個結節,醫生每次都還是同樣的話:“沒什么事,據我多年的經驗,這個肯定是良性的。”

 

  5年過去了,厄運降臨。2017年12月,我感到那個結節好像變大了,我又去找了那個醫生,還是同樣的回復。不過這一次,我有點擔心了,因為洗澡或是穿內衣的時候,結節部位會有比較明顯的疼痛感。針對這個問題,我也問了醫生,他的回答在現在看來是多么的可笑,“沒事的,不用做手術,不過你要是想切掉也可以”。我的天啊,這是一個醫生說出來的話嗎?我們的生命就這么草率地略過了。

 

  我心里沉不住氣了,出了醫院的大門,我就給我的兒子打了電話,告訴了他發生了什么。我的兒子在深圳工作,見過世面,是個孝子。他一聽,就馬上判斷情況應該沒有天津醫生說的那么樂觀。兒子對我說,他工作太忙,醫院的事他一竅不通,他幫我找一家信譽好的服務機構,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這樣咱們花點錢,但是省事快速。兒子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一家專門從事香港醫療服務機構港安健康國際醫療為我協調安排赴港就醫的相關事項,在和兒子通電話后的第二天,我就飛到了香港,在港安健康服務機構的快速安排下,我第一次在香港的醫院與腫瘤外科的DR.L以及腫瘤內科的DR.P做了一次會診,他們稱為MDT,在國內叫做專家聯合會診。DR.L和DR.P人很和善,在我啟程前,已經通過港安健康服務機構收到了我在國內的病歷報告,而且為了便于快速對接國內檢查報告,港安健康服務機構把我的全部病歷翻譯成了香港醫生可以看得懂的英文報告。做完檢查后幾乎沒有耽誤一分鐘,DR.L和DR.P就開始了他們的工作。詳細的詢問我的病情,仔細的比對國內傳過來的報告,耐心的對患處進行臨床的檢查,這期間沒有一絲催促,沒有一絲不耐煩。港安健康服務機構指派的陪診翻譯人員小李的服務很到位,讓我和醫生的溝通很順利。小李是香港本地人,大學期間學的醫學專業,他的熱情和專業讓我很滿意。

 

  確認完我的情況,香港醫生懷疑這個是惡性的,需要進一步檢查才可以最終確認。只是,令香港醫生十分不解的是,我在國內5年前就發現了,為什么不取樣做活檢?在沒有做活檢的情況下,大陸醫生就憑經驗判斷是良性的,這個很不科學,也違反腫瘤醫生的操作規范。

 

  醫生馬上幫我安排了相關的活檢取樣手術,第二天一早就做。這樣的效率,真是國內不能比的。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香港醫生的話讓我不能平靜,是啊,5年前就發現了,怎么就是拖拖拉拉的呢?為什么不做活檢呢?總是想著不給兒子添麻煩,看來這次拖出大麻煩來了。輾轉反側中,我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

 

  第二天活檢手術DR.L主刀,麻醉師在術前來到我的床前給我講述注意事項,手術大概半個多小時就結束了,麻醉師技術很好,手術結束我就自然醒來,沒有任何麻醉不適。術后傷口也不疼。術后,DR.L來病房看我,告訴我取出來的組織,拿去做檢測,檢測結果明天下午出來。我又一次被震驚了,第二天就能拿到活檢報告,這在國內是不可能的。我知道的拖得最久的,是我的一個朋友,在鄭州,活檢報告是40天才拿到結果的。香港確實是高效率,為病人贏得了醫療時間。

乳腺癌活檢手術

  實際上,此時我的心情格外忐忑不安,各種佛祖都在心里默默求過了,只期望不是癌癥。兒子也在身邊安慰。

 

  不過,該來的總歸會來的。第二天,我的活檢報告出來了,顯示呈惡性,惡性程度中等。這是DR.L的原話。那一刻,我的世界崩塌了。醫生說,如果早一點做活檢,早一點切除點,就不會現在這個狀況了。兒子急了,說要回天津砍死那個醫生。我勸他不要沖動了,已經是現在這個情況了,砍死他有什么用。我們母子陷入深深的悲傷中。

 

  DR.L安慰我說,他和DR.P商量過了,目前從現有的檢查來看,情況不是太壞,需要進行乳房4D造影和PET-CT的檢查,綜合活檢、乳房4D造影和PET-CT的檢查的結果,有他和腫瘤內科的醫生研究治療方案。隨后,我就馬上進行了乳房4D造影和PET-CT的檢查,結果顯示左乳彌散性病變,左邊腋下淋巴轉移,右側暫時沒有發現異常。經過和腫瘤外科、放射科、腫瘤內科、麻醉科醫生的詳細討論后,最終拿出了一份治療方案。這個討論持續了一個半小時,所有相關醫生根據自己負責的部分發表意見,同時講解給我聽,力爭使我對我的病情有一個非常清楚的認識,并在此基礎上,由我根據各個醫生給出的治療建議,做出了我的決定。這個過程,我體會到了什么叫做尊重,什么叫做知情權,什么叫做耐心細致。相比國內,只要病人多問一句,醫生就會說,“問這么多干嘛,說了你也不懂”或者“你是大夫,我是大夫?怎么這么多問題呢?”

 

  說實話,最初我是不愿意來香港治療的,一是覺得太貴,又不能用社保,給孩子增加負擔;另一個原因就是沒覺得香港會好到哪里去;還有就是到香港旅游都沒來過,語言又聽不懂,有點恐懼和害怕。要不是兒子極力推進,我可能還是選擇在國內治療。

 

  不過,這次感覺真的不一樣,讓我重新認識了醫生、醫院、病人之間本應有的關系,重新定義了“看病”這兩個字。就像兒子說的,“媽,來香港治病貴是貴了點,但是絕對值得。我身邊好多朋友都不在國內體檢或是看病了,都來香港,交通方面,醫院效率高,醫生專業耐心,再加上有專業機構服務,病人只管看病就行了,挺省心的。而且,費用其實也貴不了多少,在國內好藥都不進醫保,再加上托人找關系,算起來也不便宜。關鍵是,一點尊嚴沒有,治個病跟孫子似的,求這個求那個,煩死了。我寧愿多花點錢,您看在香港多好,誰都不求,醫生專業又耐心,港安健康服務機構也給力,我上我的班,一點不耽誤。”

 

  一開始并不認同的我,現在卻在心里同意了兒子的說法。

 

  手術是安排在下個星期,所以我就回到兒子在深圳的家里等候。由于手術和術后治療需要長時間多次往返深港之間,普通的旅游簽證就不行了。為此,港安健康服務機構要求醫院為我開具了非本港居民就醫手術的證明信,并協助我在深圳辦理了醫療簽證,兒子作為近親屬也辦了一個,這樣我看病復診什么的就方便了。

 

  在等待手術的日子里,我詢問朋友和親屬,了解了一些乳腺癌切除手術的知識,給我最大心理壓力的是,由于整個左乳切除,很有可能傷及胸部神經,造成永久性的神經痛和神經麻痹,這個對乳腺癌切除手術的患者來說太痛苦了,但又是很普遍的現象。還有,就是淋巴切除后,會造成淋巴水腫的現象,整條胳膊都會腫脹,嚴重影響生活質量。聽了這些,我有些害怕了,我和兒子商量,要不就別做手術了,又是神經痛、又是神經麻痹,還水腫,我不想遭這個罪。兒子告訴我,他的同事的老婆就是DR.L做的乳房切除手術,術后一點反應沒有,剛剛提出來的副作用全部沒有發生。兒子的話,讓我心里些許平靜了一些。但是,還是疑慮重重,國內好多姐妹都或多或少出現不良反應,香港的醫生真的這么厲害嗎?

 

  時間仿佛過得特別慢,經過幾天的煎熬,我終于躺在了手術室,術前一天,我就已經住院了,DR.L和麻醉師一起來看我,又把手術過程和風險講了一遍,DR.L讓我放心,一定沒問題的。既來之,則安之。我接收命運的安排。一針麻醉下去,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當我再次醒來,是被護士叫醒的,這時手術已經做完,正準備推我回病房。兒子和兒媳在病房焦急的等待,見到我出來,他倆都哭了。護士熟練地把我放到病床上,迅速檢測了麻醉反應,一切正常。然后就是每小時一次的血壓和心率測試,護士都會很關心的問我有沒有什么不舒服,很貼心。過了一會,護士把輸液瓶拿走了,我兒子問護士,怎么拿走了?不需要繼續輸液嗎?護士的回答讓我很震驚,“輸完了,在香港手術,輸液這么多就夠了”。后來聽港安健康服務機構的小李解釋才明白,香港的手術技術好,手術衛生條件世界一流,手術感染的可能性極小,根本不需要大量輸液。這個手術要是在國內,至少要輸液5天,每天不低于5瓶。這是差距啊!

輸液

  DR.L來到病房為我解釋手術的進程,告訴我很成功。取出來的組織再次拿到實驗室化驗,另外一部分組織已經由醫院安排寄送美國,去接受世界上最先進的復發幾率檢測和評估,醫生會根據這兩份檢測結果制定下一步的術后治療方案。

 

  過了幾個小時,麻藥徹底失效了,我曾無數次幻想的疼痛和麻痹根本沒有到來,胳膊也完全沒有水腫的跡象。這一下讓我徹底信服了。之前的種種疑慮都消失了,在不幸面前,我突然感覺自己是幸運的。

 

  接下來的事情,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第二天早上我就可以用做過手術這邊的胳膊梳頭了,這簡直是太神奇了。第二天晚上,我就可以下樓去食堂吃飯了,一點疼痛和不適都沒有,這是太神奇了。

 

  術后,醫生每天都來做術后檢查,護士也照顧的很好。手術后的第4天,我出院了。4天,4天就可以出院。這可能嗎?我打聽過在國內至少10天以上,這是不服不行。出院時,醫院做的進一步檢測已經出來了,還需要等美國那邊的檢測結果,才能做出最適合我的治療方案。

 

  車子從醫院出來,一路開會了兒子的家。親家已經在家等我了,見面后說我臉色很好,根本不像剛做出手術的。我照照鏡子,確實是這樣。其實,直到現在,我也沒有覺得自己是個癌癥病人。曾經別人告訴我的所有痛苦和經驗,在我這都沒有發生,我一一打電話告訴他們,他們都驚詫不已。

 

  幾天后,DR.P打來電話,說是美國的檢測報告結果出來了,現在需要面見我,與DR.L一起討論下一步治療方案。

 

  去醫院的路上,我的心情又忐忑起來。DR.L先是給我檢查了傷口恢復情況,告知我恢復的很好,我也謝謝了DR.L。后面,DR.P拿出了在醫院和美國的兩份報告,根據檢測報告,我的癌細胞僅僅擴散到了左乳和左腋下淋巴,右乳及其他地方沒有發現。我問DR.P,既然沒有,是不是不用化療?化療太遭罪了。DR.P回答,雖然沒有轉移,但是根據美國傳回來的檢測結果,我的五年復發幾率高達40%,十年復發率高達60%,所以必須進行針對我的個性化治療。DR.P強調,癌癥的治療必須精準化,個性化,不能一刀切。根據美國這份檢測報告,我們可以精準的計算出你術后的復發幾率,從而根據這個數據和曲線圖,制定化療方案和荷爾蒙藥物方案。這是我長這么大,第一次聽說癌癥治療還有個性化的。身邊的同學朋友,得了癌癥還不就是按照統一的標準放化療的嗎?現在,DR.P拿出的醫療方案是針對我一個人的,獨一無二的。在這一刻,我覺得所有的錢花的都值了。DR.P仔細的為我講解我需要做4次中度化療,劑量和藥物是按照檢測報告顯示的結果配置的,對我很有效。4次化療,也是精確計算過的,多了少了都不行。這讓我對下一步的治療有了全面的認識,并同意實施。

 

  但是我還有一個擔心,那就是化療的副作用。聽國內的朋友說,化療簡直生不如死,有好多人不是被腫瘤要了命,而是被化療要了命。我把這個擔心講了出來,還沒等DR.P回答,DR.L就打趣的說,之前你不是還擔心會神經痛、神經麻痹還有淋巴水腫?現在這些癥狀有沒有?這一下,都是把我問住了。DR.P馬上說,不必擔心,香港的化療藥和化療操作指南都是緊跟國際最先進水平的,而且在化療前我們會做一些預防措施,把化療反應降到最低。DR.P笑著說,不然我們打個賭,如果你化療期間,沒有嘔吐和疼痛,你就請我吃大餐,怎么樣?我和醫生一起笑了起來。

 

  過了些日子,我的傷口徹底痊愈。化療開始了,化療前DR.P給我開了一些防止眩暈和嘔吐的口服藥,還有增加白細胞和血小板的針劑等等。在做好準備好,我的化療之旅開始了。3個小時的輸液,沒有什么感覺,在和護士聊天中輕松度過。按照醫生的說法,基本不會有什么反應,如果有反應會在一周后出現,不夠很快就會過去。為防止心臟、腸胃等出現問題,醫生還開了一些藥給我,以備不時之需。終于到了第7天,沒有什么反應;第8天,還是沒有;第九天好像有點沒胃口,別的都還好;第10天,身體有點沒勁,也說不上不舒服;第11天,這些癥狀開始消失,沒想到這么輕松就過來了,真是不可思議。第2次、第3次、第4次化療,都是在些許的不舒服,然后很快消失這樣的過程中完成的,以我這個63歲的人來說,算是比較輕松的過來了,沒有國內傳說的那樣可怕。這期間,我都在深圳的醫院做化療期間復診檢測,包括血常規、肝腎功能、心臟功能、高密度等等。每次拿到結果,都是由港安健康服務機構快速翻譯,轉給香港醫生評估。為下一次化療提供準確數據。

香港醫療

  現在,我已經回到了天津,所有曾恐懼過得副作用和壞結果都沒有發生,這讓我無比欣慰。我要感謝我的兒子,感謝始終兢兢業業的港安健康服務機構,感謝DR.L、DR.P和所有為我服務過的朋友,謝謝你們。對了,我還要感謝香港,是她讓我重生。

文章推薦: